从外包到自研,一家广州游戏公司的进阶蜕变

2021.12.29 5 410

千万不要小看任何一家游戏外包公司,也不要低估一个外包公司想转型的决心。

创梦天地,12年前只是一个专注海外手游开发外包服务的小团队,现在旗下手游发行平台的平均月活跃用户已经达到了1.38亿人。

Fireproof Games做3年外包攒了6万英镑,他们用这笔钱制作了第一款游戏《The Room》,这款解谜游戏神作后来给他们赚了至少150万英镑。

而今天要介绍的这家广州游戏公司「帝释天」(2021年4月更名为“广州因陀罗软件有限公司”),同样是外包起家的。

团队成立之初只有几人,靠着给HBO、暴雪、育碧等海外大厂做美术和技术外包,慢慢增加到十几人;几年后转型做研发,制作的第一款游戏不仅被腾讯代理了,还为团队拉到了多家大厂高达百万、千万的投资;从创业资金仅十几万的外包团队发展到如今规模300人左右的游戏研发公司。

这样一个成立至少7年的研发团队,你很难相信它迄今为止只发布过一款游戏,即暗黑风ARPG手游《拉结尔》。

从外包到自研,一家广州游戏公司的进阶蜕变

这也是帝释天自研的第一款产品。游戏以北欧神话为蓝本,讲述了在人类、龙族、精灵族和兽人之间的种族战争结束后,一股野心勃勃的黑暗势力崛起,试图入侵人类王国主宰世界,玩家扮演的5个英雄职业将肩负救世使命,与王国军民一起对抗黑暗势力并寻回光明。

与市面上流行的MMO相比,题材悠久的暗黑游戏无疑属于小众品类,但它的潜藏用户群体不容小觑。截至2020年,《暗黑破坏神》系列全球销量超过了4500万套,暗黑游戏还出过几个爆款,如《火炬之光》、《流放之路》、《恐怖黎明》等。

从外包到自研,一家广州游戏公司的进阶蜕变

暗黑破坏神

并不是每一款暗黑手游都能被这个庞大的群体接纳,而继承暗黑系列玩法(大小秘境、跑图刷本等)的《拉结尔》显然反馈还不错:游戏上线前官网预约人次突破520万,上线首日便登顶iOS免费榜,拿下畅销榜第六,并连续在免费榜霸榜4天,同时位列TapTap热门榜、新品榜榜首。

从外包到自研,一家广州游戏公司的进阶蜕变

拉结尔

截至目前,《拉结尔》已经进行到S15赛季,TapTap的游戏页面显示,关注数和下载量分别超过61万和28万,评论9600多条。

《拉结尔》的成功让帝释天在圈内有了姓名,获得了多项投资,公司从红砖厂的一间小平房搬到了琶洲甲级写字楼——尽管这个过程相当漫长,因为游戏从立项到上线就用了5年时间(2014年-2019年)。

现在用三四年时间研发一款游戏很常见,但在七八年前买量盛行的广州游戏圈,随便做款MMO或换皮手游的赚钱easy模式普遍存在。反之,消耗大量时间、金钱和精力去打造一款暗黑Like游戏被认为是极其冒险的尝试,哪怕帝释天是一个接过3A大作(如《最终幻想》、《古墓丽影》、《黑道圣徒》)外包的技术团队。

更何况这种开发模式还不只被帝释天应用在一款游戏上。事实上帝释天的「存粮」不少,目前有4-5款游戏项目在同时开发,风格和玩法各有不同,而它们的共同特点就是「出厂慢」,其中至少有2款游戏立项时间超过3年。

一款是克苏鲁风格的回合制战棋游戏《环形战争》(英文名:Annulus),这是承接《拉结尔》的一款大制作,或许会最快和玩家见面,主美微博透露游戏收尾调优中。本作的背景设定在诺维塞斯大陆,人类、精灵和兽人因信仰和领土的争端爆发战争,玩家扮演的雇佣兵团长将带领团队在纷争四起的大陆展开征程。

从外包到自研,一家广州游戏公司的进阶蜕变

图源:深山的熊微博

《环形战争》 2020年2月在TapTap开放预约,口碑相当不错,好评高达9.3分。不少玩家在评论区催促二测,甚至有玩家表示「预约这游戏怕是有几年了,有生之年还能玩到吗」。据了解,游戏早在2018年就有概念图了,2019年团队开始制作,2021年拿到版号,前段时间以《代号:KSUWAR》的游戏名(疑似腾讯代理)在QQ内测。

一款是魔幻风Roguelike ARPG手游《上古宝藏》,去年也在TapTap开放了预约,评分8.8分。本作采用简约清新的低多边形画风,与帝释天以往的游戏画风极为不同,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。故事背景主要围绕冒险者拯救被黑暗力量污染的王国展开,集合了收集、探索、策略、养成等玩法。

从外包到自研,一家广州游戏公司的进阶蜕变

《上古宝藏》的筹备工作也在2年以上,研发小组最开始只有4人,慢慢扩展到10人。关于制作进度,项目组解释到「我们怕步伐太快,没打好底子,长大了会畸形。」

此外,还有一款融合了卡牌培养与消除玩法的游戏《骑士的誓言》(英文名:OATH OF KNIGHTS:PUZZLE JOURNEY)今年初在TapTap上进行了测试;在招聘信息中也透露,公司有「二次元」画风的项目;《拉结尔2》年初已经进入准备工作阶段……

「已出厂」游戏只有一款,「未出厂」游戏的研发周期却这么长、研发成本这么高,帝释天「不着急」的底气从何而来?

「帝释天」,简称因陀罗,在梵文中意为“能够为天界诸神的主宰者”,有王者、征服者的意思。

很多玩家听到这个游戏公司的名字,第一反应便是“霸气”。这家公司的气质也恰如其名,无论是创始人廖宇、艺术总监张晶还是整个团队,都彰显出一种“自尊心很强”的文化氛围。

首先体现在以张晶为代表的牛逼的美术班底。张晶曾在多益任职,参与制作过《梦想世界》系列和《神武》系列。来到帝释天后做过所有岗位,从一个普通原画,到管理十几人的小组组长,到主美,现在是管理百人美术团队的艺术总监。

张晶微博名为「深山的熊」,有10万多粉丝,这位原画大佬在微博这么形容在帝释天的工作:「做又强又挣钱的游戏,干又硬又好吃的饭」——很强大很自信,本人实力也很符合他的讲话风格,每每晒出作品评论区总会赞叹连连。

从外包到自研,一家广州游戏公司的进阶蜕变

张晶作品

确实如此,帝释天的游戏除了出厂慢还有另一个共同点——美术质量极佳。即使不认可《拉结尔》的暗黑玩家也必须承认在众多手游中它的美术达到了S级水准。或许因为这个美术班底由始至终都维持在高水准,张晶对美术的招聘要求也比较高:「自己要扛起一片天」、「如果你们还停留在初级阶段,或工作经验0,或思维只是一个单纯的美术,那就不要M(私信)我了」。

创始人兼CEO廖宇是把张晶们聚集在一起的人。他以前在上海Gameloft任职,参与制作过《怪物史莱克》、《刺客信条》和《波斯王子》等手游。创业资金只有十几万就敢拉着几个人落脚广州做游戏。制作《拉结尔》时更是不计成本,拿到的第一笔大投资(几百万)不到一年就“烧”光了,最穷的时候欠了几十万的债。

2021年年初,深山的熊在微博感慨:“《拉结尔1》过去2年了……公司也慢慢成长了……从一开始单款制作往多管线发展,人有的时候是这样被现实推着往前走,走在什么时段趴下,也就为自己画上什么样子的结局。”

一转眼2021年又要过去了,一名前员工透露几个项目原计划今年上线,但目前帝释天的第二款产品仍在酝酿当中。他们亟待一个能够再次证明帝释天“自尊心很强”的机会。

相关推荐:游戏公司